钉钉福利群

钉钉福利群

证候内外俱觉寒凉,头疼,气息微喘,身体微形寒战,六脉皆无。病因初因外出受风感冒甚微,医者用热药发之,陡成温病,而喉病喘病遂同时发现。

以清其热,止其喘,挽救其气化之将脱。此三味并用,久亏之气血自能渐复,气血壮旺自能长肌肉排腐烂。

其脉左部沉弦微硬,右部则弦而无力,一息近五至。亦即西人所谓脑充血之证也。

其初病时,惟觉气分不舒,服药治疗三年,病益加剧,且身形亦渐羸弱,呼吸短气,口无津液,时常作渴,大便时常干燥,其脉左右皆弦细,右脉又兼有牢意。 乃医者亦知下瘀血汤不可治坚结之瘕,遂改用桃仁,红花、丹参、赤芍诸平和之品;见其瘕处作疼,或更加香附、延胡、青皮、木香诸理气之品,如此等药用之以治坚结之瘕,可决其虽服至百剂,亦不能奏效。

答曰∶桂枝与柴胡虽皆善理肝,而其性实有不同之处。丈菊子,《本草纲目》未收,因其善治淋疼利小便,故方中用之。

原方干姜原系炮用,然炮之则其气轻浮,辣变为苦,其开通下达之力顿减,是以不如生者。知方中凉药宜减,再少加活血化瘀之品。

Leave a Reply